三位指挥家为中学生执棒:人生教育需要音乐教育
发布时间:2011-11-19 00:00:00   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  信息来源:暂无  点击次数:7452

三位指挥家为中学生执棒:人生教育需要音乐教育

2011-11-19 09:16:16 来源:文汇报 记者:唐闻佳

    曹鹏、张国勇、张洁敏,三位指挥名家同台并不多见,但昨晚,他们为一支中学生交响乐团轮流执棒——作为上海南洋模范中学建校110周年庆典的“序曲”,100多个热爱音乐的孩子为母校演奏,他们的“明星”老师也悉数登场。

    一所并非专门音乐学校的中学拥有一支完整的交响乐团,不容易。20年前,由市教委牵头,南模组建了上海第一支学生交响乐团,曹鹏先生出任乐团艺术总监、首席指挥,他动情地说,“幸亏南模的老师懂艺术,因为他们的勇气、品位与坚持,学生们才得以开启别样的音乐人生!”

    “人生启蒙课”

    11月17日,晚7时,范晓筠提着琴盒赶到学校,参加校庆专场交响音乐会的最后彩排,而她上一次参加彩排,还是10年前。“从这儿毕业10年了,我最难忘的学生生活是在南模,在乐团。”

    范晓筠记得,当年过暑假,指挥家张国勇带着他们这群孩子数拍子、练节奏,告诉他们“要奏响一台交响乐,必须先学会合作”;当他们拼了命拉琴时,又被张国勇叫停:“你们拉得太凶了!晚上去过小树林么?想象自己夜晚走在莫斯科郊外的白桦林中……”“我3岁开始学琴,但直到预备班考进南模、进了乐团,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音乐。音乐不是一个人闷在房间里、一年就练几首曲子,而要感悟生活。”

    对南模中学很多孩子来说,交响乐是人生启蒙课——新生入校第一课,就是“听一场交响乐”。他们在拿到南模录取通知书同时,还会拿到一份“高雅音乐欣赏礼仪”,上面写着:“进场着装要规矩整齐,不穿拖鞋、短裤和吊带装,场内禁止吃东西;入座后阅读节目单,了解演奏团体和音乐曲目;音乐会开始前必须将移动电话及时关机……”

    交响乐团的负责老师潘旭炜忆起,有一次新生音乐会进行到一半,突然停电了。8月大热天,封闭的会场一片漆黑,闷热无比。但让新生和家长们惊讶的是,音乐声没有停止!虽然看不见乐谱、看不见指挥,乐手们坚持演奏着,音乐声在黑暗中流淌。大约15分钟后,舞台供电恢复,新生和家长全都站了起来,为演奏的同学鼓掌、欢呼。有位家长激动得一把抓住潘旭炜说:“这真是给孩子最好的一堂人生教育课!”

“团有团规”

    如今,南模的交响乐团已经小有名气,多次与国外的中学生艺术团交流演出,获得过诸多国内外奖项。2006年,由曹鹏率队,这支乐团来到维也纳市政中心音乐厅,参加维也纳世界青少年音乐节。当乐团演奏完《学院节庆序曲》等5首乐曲,观众纷纷起立,连评委们也全体起立,观众甚至要求加演一曲——比赛可是从来不能“加演”的。

    走过了乐手水平参差不齐、声部不全、乐器匮乏的草创时期,学生交响乐团成熟起来,但在南模的老师们看来,“这还不是乐团追求的全部”。早在建立之初,乐团就立下了严格的“团规”,比如其中有这么一条:不迟到、不早退、不无故缺席;若迟到、早退、无故缺席,且文化课成绩下降者,将开除乐团成员资格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孩子将来大多并不会从事音乐工作,因此我们要思考,如何将音乐教育与人生教育结合到一起,而不是为乐团而乐团。”南模校长高屹说。

    至今,这支交响乐团一直有首保留曲目——《魔法师的学生》,隔段时间就要练习一下。老师解释,这是首难度较高的曲子,练它一是为了“拔一拔”学生的水平;二来,更看重它的寓意。曲子说的是:有个小巫师,成天看着老巫师念咒语,让扫帚帮他挑洗澡水。有天老巫师外出,小巫师学样念咒语,没想到,扫帚挑来的水越来越多,小巫师快被淹死了,却不会说“停止挑水”的咒语……“我们希望孩子从中领悟到,不仅音乐,做人、做学问都不能只求一知半解,不然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一辈子的财富

    昨天下午,王维瑜一放学又跑去了音乐厅,参加校庆专场交响音乐会排练。在没有她任务的乐章排练时,她就静静趴在乐器上做作业——她今年高三了。“学习这么紧张,为什么不退出乐团?”记者试探地问。“喜欢,就不想退出。而且听着交响乐做数学卷子,感觉很奇妙。”王维瑜开心地说,从初中到高中,她早已习惯“听着交响乐做作业”。

    不只王维瑜,南模的其他孩子也在追求各自的音乐梦,有些学生组建了社团“音乐堂”,每周都练小乐曲;有些学生自组乐队,在乐谱管理老师周亚平的办公室里,常年放着一台架子鼓,玩乐队的孩子也每周练习——这儿远离教学楼,不会影响同学们。

    今年,校本教材《走进交响乐》已由交响乐团5位管理老师编订完成,它将与“迎新生交响音乐会”、“高三告别音乐会”一起,给所有的南模学生送去音乐的熏陶。

    许多毕业多年的校友说,音乐熏陶让他们受益终身。“人时常会迷茫、感觉空虚,音乐是一种‘解药’。学校给了我们欣赏音乐的能力,这是一辈子的财富。”范晓筠说。